党建引领,智慧赋能
智慧养老社区系统解决方案

智慧养老的现状和发展对策(智慧养老,前景和陷阱)

提取文章内容核心观点:智能养老发展前景、智能养老现状及发展对策

智慧养老的现状及发展对策

中电科智慧养老

从市场上看,目前的智能养老产业主要是智能终端和云平台,或两者相结合,实现老年人的健康管理和预警。这项服务自然遇到了老年人市场培育的问题。

自2013年国家明确开放养老市场以来,利用互联网和智能设备进入养老市场的团队并不少。另一份数据报告称,到2020年,全国将会有4.81亿人进入老年阶段,占总人口的35%,整个养老产业规模将达到GDP三分之一。看起来这是一个巨大的蛋糕和良好的政策风口。

在《关于加快养老服务业发展的件《关于加快养老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国家提出建立基于家庭、社区和机构的养老服务体系。国家开放了养老市场外资布局,从那时起,国家品牌开始进入自由竞争市场。

其中,科技和互联网有许多先驱,如2015年成立的乌镇智能养老综合服务平台,从在线互动系统到离线护理智能设备;另一个例子是为家庭设计的一系列可穿戴预警设备,试图从硬件上优化老年人的家庭护理条件。

麦麦养老成立于2014年,其成立于2014年CTO李光朋用最好的时代来形容智慧养老。他认为,中高端市场迎来了井喷时代。

但从市场上看,目前的智能养老产业主要是智能终端和云平台的结合,以实现老年人的健康管理和预警。

这项服务自然遇到了老年人市场培育的问题。

老年人和儿童都需要市场培育

陈再雷对北京政府今年发布的《支持家庭养老服务发展十项政策》感到非常兴奋——他创办了一家小和365养老平台公司,同时提供可穿戴终端和云服务CEO。十项支持家庭养老服务发展的政策俗称十项

在陈再雷看来,智慧养老的智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老年人对健康的需求仍然相对明显。如果长期收集数据,评估健康风险,老年人、子女甚至服务机构都能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

第二个方面是老年人的安全。一键呼救和自动报警是目前的主要功能要求。

此外,这实际上取决于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如果系统能够更好地了解老年人的生活习惯,它就能有更好的目标。

在陈再雷看来,老年人的信息渠道相对狭窄,他们仍然缺乏有效的推广手段,家庭养老金的支付主要是老年人的子女。通过智能手段了解老年人的生活状况,及时提供预警,是目前儿童可以接受的养老平台模式。

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年人的孩子可以避免促进教育的问题。陈认为,在智能养老产业的发展中,市场扩张与资本、营销和执行的力量是分不开的。但这对任何一个创业团队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接受本网站采访时,陈提到了他们向个人消费推广的困难,受上述资本、营销和执行力量的客观限制,他们直接to C市场进展不快。

而要说服有赡养父母需求的年轻子女,可能营销推广的方法和渠道不同,但难度并不比直接说服老人更小。

麦麦养老和小和365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们的解决办法是找到养老服务机构的客户合作,向机构销售相应的设备和服务,然后间接向普通消费者推广。

机构推广:成本阻力大

智能养老产业不是第一个to B再to C战略行业,但养老机构应接受智能终端的进入,甚至充分利用云平台管理老年人的健康,以及成本担忧——尽管养老机构渴望欢迎新的智能信息技术。

联盟养老集团CEO方丽华在接受本网站采访时表达了这种欢迎与担忧的矛盾心理。赛盟养老机构作为深圳市龙岗区民政局批准的第一家民营综合性社会福利机构,实际上与政府密切相关,但即使是这样的先驱,在智能化的道路上也没有走得很快。

方丽华告诉本网站,联盟养老机构引进的智能设备并不多,主要集中在一些严格意义上不是智能的设备,如呼叫传感器。至于云平台?这真的不是!方丽华说:智能养老金主要是金钱问题。我们都知道,拥有智能设备可能会降低劳动力成本,但它可能需要应用于更大的养老院。”

针对这一点,本站电话询问了深圳另外两家养老中心,客服人员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除了机构问题,方丽华还提到了中国消费者不富先老的问题。如果设备太高端,一方面我们作为民营机构负担不起。另一方面,即使组织有这样的配置,也不一定是所有家庭都能接受的。

从国家政策的角度来看,方丽华认为,与社区和机构养老相比,国家仍然更加重视家庭养老的建设,而深圳作为一个相对年轻的城市,只有6%的老年人。根据方丽华的说法,养老院目前的床位不是很紧,甚至有空闲床位租给年轻人。

方丽华说,联盟得到了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主要通过社区公益讲座的政府资助,提供上门养老服务,相当于节省了大量的推广成本,如果老年人家庭养老问题不能照顾自己,也会第一次联系他们的养老机构。

此外,从专业养老服务业的角度来看,中国传统文化和理念鼓励老年人在家接受子女的支持,并将健康的老年人送到养老院,这将被视为一种不孝的行为。这一概念客观上阻碍了养老机构本身的升级和发展——养老机构推出的高端服务,在中国相对难以得到高收入家庭的认可。这也导致国内养老机构没有动力和资金优化智能设备。

以《Youth》、以桃姐为代表的一中一外两部电影,很容易看出国内外养老中心的差异。《Youth》影片中描述的养老院有一个详细的标准化过程,对老年人的照顾也非常人性化,甚至有一个定制的菜单。相应的国内情况,并不那么乐观。

电影《桃姐》讲述了老人院的故事

国家倡导的居家养老呼吁新产品创新

在中国,在家孝顺老人是一种传统美德,体现在市场数据上。可以看出,国内机构养老只占养老模式的3%~4%。事实上,在国家政策中,也强调居家养老是基础。

对智能养老行业感兴趣的商业探索者实际上已经尝试了两种传统模式:直接面向消费者和通过渠道机构到达消费者。养老金本身就充满了情感和中国特色,需要更多的产品创新和商业创新。

小和CEO陈再雷一直在努力推广服务费的概念。小和365的产品以包括服务费在内的硬件销售。从长远来看,硬件成本可以忽略不计。然而,陈再雷也表示,由于中国人对服务的概念仍然模糊,他乐观等待养老市场消费升级趋势的到来。从中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来看,理论上不会等太久。

陈说,他看到养老金行业每年都有积极的变化。用户的需求不断被挖掘,人们的理解也在提高。在政策的支持下,我认为这将是未来两到三年的上升期,但真正的爆发期可能需要大约五年的时间。

而麦麦养老CTO李光鹏计划从更系统的角度解决这个问题,如专注于为社区和机构提供云服务,通过独立开发的智能硬件连接老年人、儿童、护士和管理终端,实现大数据护理服务。虽然在家庭护理领域,李光鹏表示,他暂时确实处于探索阶段,但他觉得光明的未来并没有那么远。现在是一个沉默的布局,等待着赚大钱。他对此充满了信心。

实施智能养老金的从业者正在探索更好的商业模式,但能够开辟道路的企业并不多。在这个阶段,这是一项相对困难的工作,前沿也很长,包括整个产业链也非常复杂,所以从业者必须对整个行业有一个清晰的理解,但也应该有耐心。

华叔儿童故事公园:转发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智慧养老的现状和发展对策(智慧养老,前景和陷阱)》
文章链接:https://www.tuankezhan.com/44532.html
本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