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引领,智慧赋能
智慧养老社区系统解决方案

抱团养老是什么意思(抱团养老是梦想还是趋势?

为您提取本文的阅读重点:在中国养老是不现实的,养老是什么意思?

抱团养老是啥意思

开封智慧养老

当我们老了,在美丽的地方买或租一栋别墅,‘集体养老金’!这样的梦想,我相信你和你最好的朋友一定计算过,但这个想法会像想象的那么好吗?

近年来,中国各地纷纷曝光集体养老案件,但情况并不乐观,有的不够稳定,有的最终分手。为什么美好的事情会结束?有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有解决办法吗?

抱团养老案例不断涌现

20172005年5月,杭州市余杭区一个集体养老的故事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一个200多平方米的三层农舍里,一些志同道合的老人形成了一个新家庭。他们签署了一份养老协议,像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互相帮助,互相爱。

三年多过去了,这个新家庭现在过得怎么样?据媒体近日报道,小院主人、81岁的朱荣林表示:疫情期间,我们暂停了‘集体养老’。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在我国老龄化趋势日益突出的背景下,朱荣林老两口以行动为社会提供了养老先行的样本。近三年来,数十家中外媒体纷纷跑过来采访报道,朱荣林甚至成为远近著名人士。现在,曾经团结养老的人已经来到了十字路口。

事实上,即使没有疫情,朱荣林的新家庭在过去的三年里也非常不稳定,来来去去换了很多老人。据他介绍,退出的老人情况不同:一对因为老婆病重回家看病;其中一对被原单位叫回来帮忙;一位老太太因为别人欠她钱而收债;铁粉老蒋夫妇因为老蒋生病住院,暂时不能回来;一位老太太去泰国玩,打算在那里养老。她的同一个房间支持房费有点困难,她退出了;还有,因为家里需要照顾孙子孙女……

经过几年的实验,朱荣林认为,集体养老金最大的好处是经济成本低,我们很高兴一起吃喝玩乐。但也有很多问题,生活中的相处是因素之一,相处不愉快,人们不断退出。

朱荣林说,当然有些老人还想回来,疫情过后,很多外国老人来问。如果有人报名,他们会很高兴再做几年。朱荣林这样算了算。

截至去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超过17%,已达到2.51亿,中国正在加快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金已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近年来,除了原有的家庭养老金、社区养老金、机构养老金外,还出现了一些新的养老金方式,集体养老金就是其中之一,即熟悉的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住在一起,互相陪伴,共度晚年。

15一位老人在北京平谷租了两栋别墅团体养老;广州7个闺蜜聚400万同居养老;上海一位退休医生和老伙伴众筹买了一家农村医院,一起生活;上海12位老朋友共同筹集资金建设老年公寓,计划在60岁时团体养老……一个接一个的案例,让我们开始思考集体养老存在的原因和空间。

前景与问题并存

养老是好的,但必须配备一定的护理人员。

如果老年人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和共同的价值认同,‘集体养老’是一种趋势。

和朋友商量,等老了,租个四合院‘团养老’。”

有多少夫妻生活磨合不好,所谓的闺蜜一起生活?

网友对群体养老众说纷纭。

我更喜欢这种模式。专注于社区养老金的张颖告诉金融养老机构的创始人。她分析说,老年人在不同的生命周期中会有不同的养老方式。50岁或60岁的城市老年人有养老金、储蓄、时间和健康。他们对养老金的需求是旅游、娱乐和其他满足精神生活的项目或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一些生活和养老金项目继续出现的原因。但这些项目的价格相对较高,不适合长期生活,所以在美丽的地方租房或买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些老朋友住在一起。这是关于这种‘集体养老金。据我所知,这种方式已经出现了三四年,在江苏、浙江和上海有更多的一代人。张颖说。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老龄经济与产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丽丽解释说,一些老年人基于主观意愿生活在一起,互相帮助,满足晚年的生活需求。

据报道,集体养老金在许多西方国家更受欢迎,近年来,王丽丽分析,这是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和社会发展的加快,人们的养老金意愿更加多样化,对当前或未来的老年生活有更多的选择和想法。可以看出,今天的老年人希望尽可能保持他们的社会网络和社会交流,并根据主观意愿安排他们的老年生活,这有利于老年人的身心健康。

她认为,集体养老金反映了社会发展中养老金概念的更新,对社会、政府、家庭和老年人本身都是有益的。解决一些老年人晚年生活需求的问题。

但为什么这么完美的事情是不可持续的呢?张颖和王莉莉也提到了两个问题:医疗保健和规则。在朱荣林的案例中,不少老年人因为不愉快而回家看医生和离开。

‘集体养老’对老年人的身体状况有很高的要求。每个人生活在一起的前提是他们可以照顾自己。王丽丽说。张颖还说,如果老年人超过65岁或70岁,他将逐渐依赖医疗保健,这样的老年人必须回到城市居家,不适合‘集体’。”

关于影响集团规则,王丽丽说,老年人自发生活是基于主观意愿,一旦在现实生活中绊倒或意外伤害,会影响老年人之间的感情或感情,可能导致矛盾,好事自然会变得不好。

第三方需要有针对性的支持

尽管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张颖仍然对此持乐观态度。她认为养老模式不是设计的,而是以需求为导向的。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看,集体养老模式是可持续和有前途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三方机构需要介入。

张颖分析说,未来的趋势可能是:一些老年人继续自发组织集体养老金。看到这种方法的好处后,更多的老年人纷纷模仿,市场上有很多需求。之后,第三方养老机构采取行动帮助老年人找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不仅风景优美,而且靠近医疗资源;帮助老年人筛选志同道合的同伴;帮助老年人制定入住和相处的规章制度,履行组织管理的责任。这就是‘集体养老金’目前需要的——整合和部署资源,帮助老年人解决他们的担忧,但不干涉他们的生活。

据张颖介绍,业内已有人对这些事情进行了调查,首先开始调查的是选址选房。

王丽丽认为,中国的城乡差异很大,地区文化和习惯也有所不同。至于群体养老金是否可以推广,她建议政府和相关企业应根据当地老年人的需要,或者根据当前群体养老金中的一些问题,关注和跟踪这种模式,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和支持,使这种模式更加完善和可持续。项目完成后,成功案例可以在其他类似的地方复制和推广。

王丽丽说: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老年人有需求,但操作存在问题。如果此时不及时解决,将损害这些愿意尝试的老年人的体验,并对模式的推广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王丽丽还表示,养老模式不是单一存在的,而是相互融合的。老年人自发集体养老,也需要社会、家庭等其他资源的支持,如市场上成熟的上门服务、老年餐桌、各种养老服务和一些文化娱乐服务,可以为集体养老的老年人提供服务支持。此外,这些老年人的孩子也应该给予父母充分的尊重和支持。

王丽丽强调:‘集体养老’为应对老龄化提供了思维方向。政府、社会和企业有必要在服务和政策上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抱团养老是什么意思(抱团养老是梦想还是趋势?》
文章链接:https://www.tuankezhan.com/45151.html
本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